当前位置:长兴新闻网  >  聚焦长兴  >  系列报
年中经济观察|“外来婿”和“自家儿”的“帕累托最优解”
2022-08-03 15:52

“外来婿”和“自家儿”的“帕累托最优解”

  何谓“帕累托最优解”?
  它是“博弈论”中的重要概念,是指在“没有使任何人境况变坏”的前提下,至少使得“一个人变得更好”,是竞争关系里,公平与效率的“理想范式”。
  经济发展中,总有一种“比拼”的状态。今年上半年,长兴第二产业增加值增长2.9%,其中50强企业的出口成绩单亮眼,总量超过60%,经济主体们在竞争。
  在这里,我们先借用它来诠释经济主体中,引进企业和本土企业之间的赶超。
  这两类企业作为民营经济的主力军,是地区发展的重要部分。二者之间微妙而又拉锯,相辅且又相成。
  几乎所有民营经济发达的地区,都在探寻一个答案,如何得出二者的“帕累托最优解”?我们不妨把引进企业比作“外来婿”,把本土企业比作“自家儿”,来看看长兴如何回答这道时代命题。

谁是主角
  在长兴,这种“竞争”,最早可以溯源到2001年年初。
  2001年3月21日,《人民日报》从“创新观念+创新政策”两个维度,大幅报道长兴招商引资经验成果,在全县上下引起强烈反响。
  彼时的热烈,还可以从另一个侧面来反映。2002年,长兴合同利用外资完成2.26亿美元,实到外资7655万美元,名列全省第四,被评为“全省招商引资十强县”。
  这样的肯定和鼓舞,让长兴掸掉了曾经“全省对外开放最迟县域之一”的滞后感,朝着“项目为王”的目标,一路攻城掠池。
  同年,长兴正式提出把招商引资作为“一号工程”和“一把手工程”,将其作为推动地方发展的生命线。
  在此后的二十年间,长兴压茬推进多轮招商政策、辐射覆盖多个招商片区、加码派驻多名招商干部、优化推进多种招商政策。“阳光行政”“保姆式服务”“一个窗口服务中心”“绿色证书”……项目审批时的全过程代理、项目建设中的全方位服务、企业运行时的经常性走访,无一不营造出了“亲商、扶商、安商、富商”的浓郁氛围。
  几个例子足以佐证:江森自控在亚洲共考察了53个地区,其中对长兴的考察就达到近50次。历经18个月的艰难洽谈,在项目最后定夺的两个月,又经历了12次立体考察,2天又16小时的紧张谈判,最后花落长兴。
  再比如,当时长兴仅是日本三大知名食品企业之一的日本波路梦食品(株式)会社在国内考察的第17位“候补选手”。当投资方突然要求长兴提供一份开发区的地质勘探报告时,不到3天时间,这份材料就送到了外商手上,从实地钻孔到数据分析,无不详尽。正是这样的“长兴态度”,让长兴成为其新项目落户的“第一选择”。
  在这番高歌猛进之中,开始有一种微弱的声音,蔓延在发展的沃土之上。
  “感受到了‘偏心’和不被重视。”采访中,不少本土企业家有类似心声。和引进企业相比,这些项目“块头不够大”、产品领域不够新,在面对具有雄厚资金、技术实力和市场开发经验的引进企业时,难免心生压力。
  大家都期待本土企业在土地配置、税收政策等方面,能拥有引进企业同等的“待遇”:“比如本地企业扩产能之时,能拿到所需规模的土地,税收方面也能有相应的政策和优惠。”
似乎,大家都在比。
  “有比拼,有竞争,是好事。”一位有着多年经济条线和乡镇工作经验的专业人士常年关注长兴经济。在他看来,竞争越充分,市场越活,动力就越强。“引进企业和本土企业看似在竞争,实则在互相成就。”
各美其美
  事实上确实如此。
  在“比”的同时,大家也都在“拼”,在共存,在共荣。
  首先,从“结果论”的角度来看:
  先从近几年县域竞争力来看,业内最具权威的“赛迪”百强县榜单上,长兴从2018年的第68位,一路攀升至今年的第50位,从经济实力、增长潜力、富裕程度、绿色发展四大维度、24个三级指标全方位展示跨越式发展。
  再从半年度指标来看,上半年,长兴规上工业增加值169.31亿元,同比增长4.7%,工业生产好于全市;完成进出口总额151.61亿元,同比增长26.8%,其中出口总额137.2亿元,同比增长29.3%,增速均居全市第一;上半年,全县财政总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分别完成103.8亿元、57.53亿元,总量均居全市第一。
  继续从经济主体发展来看,一方面投产企业见效良好、动能释放;另一方面新建增量也“箭在弦上、一触即发”。
  以对外贸易企业为例,今年上半年,面对欧元兑美元汇率下跌、日元对美元汇率创下24年来新低的外汇市场剧烈波动,长兴企业仍屡攀新高,如爱康抓住碳中和的风口,完成出口5亿元,同比增长超700%;吉利变速器半年出口量比肩去年全年,实现80%的增长;还有王金非织造布、海信空调、桐昆纺织等,都展现出良好的韧性。
  同时,长兴坚持在力挺本土企业做大做强方面也毫不懈怠。在受疫情影响外贸“展会效应”大不如前的情况下,长兴丝绸凭借产品多样性和强大的海外销售网络,半年度出口增速超50%;诺力半年度出口规模已超10亿元,增速达到56%,诺力越南隆安仓获评省级跨境电商公共海外仓,是目前全市唯一一家省级公共海外仓。中山化工的投资预期满额释放,出口规模达到14亿元,实现122%的指标增长……
  对照增速和指标,我们再从“方法论”的角度,再来解读:
  “外贸指标持续向好,基于‘产业结构向绿向新,项目招引要大要好,本土企业做大做强’这三大方面。”县商务局党委委员章云鹏说。
  诚然,自2015年成为我省唯一的工业转型升级示范区试点以来,长兴连续多年聚力传统行业改造提升,越来越多的细分行业逐渐摆脱“低散乱”格局,产业层次和发展质量显著提升,完成蓄电池、纺织、耐火、粉体、建材等15个传统行业的整治提升。
  随着资源要素的限制和准入标准的提高,“大项目攻坚”成了招商引资的首位战略,一步一个脚印做好招商引资。
  外来资本的进入,也让本土企业意识到了“原地踏步就是退步”。机器换人进设备、科技创新引人才、产品创新拓市场、用好政策谋后劲。
  “老底子”长兴企业——盛旺耐火最典型不过。接过父亲“接力棒”后,掌舵人盛斌意识到耐火产业不能再走老路子了,创新才是王道。于是,完成了从卖几十元的砖头,到转型销售千元的脱硝催化剂的成功蜕变。
  这会是长兴引进企业和本土企业的“帕累托最优解”吗?
  显然不是。长兴没有就此搁笔,而是要引进企业和本土企业这“二子”并驾齐驱。
砥砺竞合
  今年年初的全县工业经济大会上,县委书记石一婷在讲话中表示:“要像爱护招商引资企业一样爱护本土企业”。寥寥数语,着实暖人心弦。
  县委副书记、县长朱伟也屡屡在企业调研时向企业主传达一项政策:今年,长兴拿出去年全县工业规上工业产值税收的50%,用来扶持实体经济。力度之大,不可谓不振奋。
  今年县政府4号文件《关于加快推进工业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意见》的“第一时间+顶格优惠+应兑尽兑”也都释放一个信号:
  长兴让“两子”不再相争,而是打造发展“一盘棋”战略。只有合力进取,才能共荣共生,这才是“帕累托最优解”的长兴答案。
  “这就需要我们认清四个前提。”上述专业人士认为,企业是主体、产业是根本、项目是关键、创新是动力这四个前提,是砥砺共赢的关键。
  他坦言,投资不看出身,无论投资方是内是外,投资类型是硬件型、扩大型还是挖潜型,都需要围绕以上四个前提。
  在他看来,地区和企业要共赢共荣、引进企业和本土企业要共生共享、投资生态链和产业供应链要共存共优,长兴仍需要在政策“切入口、导向、效益”上多做文章、细致研究。
  哪个时间点上出台政策?政策内容支持什么?能辐射哪些方面?如何兼顾培育产业生态,助力科技型企业等方面都值得我们思考。
  与此同时,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很多引进企业和本土企业本就是共同体,吉利汽车落户长兴,带动本地电池、电机等7个配套产业发展,实现了一家企业带动一条产业链。
  正是这种活水养鱼的状态,让传统企业的“新名片”越来越响。近日,中国企业评价协会发布了“2021中国新经济企业500强”榜单,天能集团成为“前108将”之一,成为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典型。
  未来,如何适应从“规模致胜”到“结构致胜”?如何深度绑定“长三角一体化”的战略目标,在与同级竞争者的比赛中,屡屡上分?长兴还将继续依靠实体企业、服务实体经济。
  “当这个时代来临的时候,锐不可当。万物肆意生长,尘埃与曙光升腾,江河汇聚成川,无名山丘崛起为峰。天地一时,无比开阔。”这是财经作家吴晓波在《激荡三十年》扉页上的深情展望。
  长兴也正在展望最好的时代:力争3年内,迈入国内GDP“千亿俱乐部”。
  正是因为在这个春和夏,积蓄了向上的力量,县委书记石一婷在全市二季度经济社会形势分析会上向组织汇报:长兴将紧扣“六个新湖州”决策部署,力争三季度实现GDP增长5%左右,财政总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高于省均增幅,全力以优异成绩向党的二十大献礼

编辑:张彪
##########
<sub id='tnE'><em></em></sub>
<pre id='lD'><ol></ol></pre>
<code id='Ie'><em></em></code><code id='fUwu'><basefont></basefont></code><ol id='iiF'><font></font></ol>
    <sub id='ZThcE'><option></option></sub>
        <var id='xeOqFsV'><samp></samp></var>
          <caption id='Jxiecjh'><legend></legend></caption><sub id='dr'><small></small></sub>
          <strike></strike>